FC2ブログ

*All archives* |  *Admin*

贺·我儿终于会飞了=WWWW=

fly~

其实是防御力不济血不够厚总被鳄鱼扑倒吃掉= =(儿阿……你好歹也是咱家里的攻了OTZ
于是迫不得已插上两翅膀,没想到一飞起来非常之有气魄=VVVVV=
儿子你好像路西法再世~~~(巫:太俗了= =凸

一开始没习惯的时候乍一看见只有脖子以下在天上颤巍巍晃悠的时候我还以为这孩子被绳子吊死了OTZ(跪

另外附上驯鹿小包包(偷用下哈蜜家的KSL穿戴试用图= =
真是好萌阿!!!>_____________________<

bao~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于是我只是预告下这是个讲爹和爹和爹的故事= =

一章
“斯库尔图。”
有人在用冷淡的语调叫他的名字。于是高大而削瘦的罗马尼亚青年有些木然的跟着来人在阴暗的走廊中前进。惨白的日光灯冷冷的将光线倾泄在青年的身上,之前嘈杂的人声也随着前行而渐渐远去,他像是踏进了另一个世界一般。在这样强烈的错觉下,青年甚至觉得空气潮湿而冰冷,似乎还能隐隐嗅到铁锈味。而那股让人皱眉的味道变得越来越浓重了,他们踏着沉重的步伐正在向传来这味道的尽头前行。
走在前面的带路人停下了脚步,腰间的钥匙适当的开始哗哗做响起来。——在这过于死寂而狭隘的走廊里却显得过于刺耳。斯库尔图强行自己压抑住想用手捂住耳朵的冲动,视线随着因为解开了锁被推开的门的缝隙处滑进了屋里。同样的白——惨白的墙,惨白的床,惨白的床单。虽然没有任何有人存在的气息和人所特有的温度,但在那单薄的床单下,确实的躺着一个人。他甚至能隐约看见对方的身体轮廓。
“就是这里了,进去确认一下吧。”那个冷淡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斯库尔图甚至觉得那只是一个和屋子同样温度的冰冷的机械。他推开这个挡在自己前面穿着警察制服的机械,迈着一双长腿沉默的走向床前。
一个人杀死了另一个人,可这甚至算不上犯罪。无从追究,连死亡原因都荒诞可笑。
斯库尔图掀开薄薄的床单,看着因大量失血而显得异常灰白的自己兄长的脸。他脖子上甚至还清晰的留着鲜红的齿痕,这个一直没有表情的罗马尼亚青年终于紧皱着眉痛苦的呻吟出声。
“Vampire(吸血鬼)。”
他反复默诵着凶手的名字。他知道,只有找到那个人才能复仇。

这应该是一家拒绝未成年人出入的夜店。
有着一头浅棕色卷发的少女大大方方坐在这家夜店的最中央最好的席位上。没人敢嘲笑他坐错了位置,甚至没人敢叫他走开。少女纤细的外貌和过于大胆的举止超越了外表的年龄,周围飘荡着的异样美感更是让人觉得难以接近。也正因为如此,连坐在少女身旁的年轻女子都变得黯然失色。
看起来是在被三个人陪着的男人坐在少女的对面,倍受店里酒客慕的这个男人不但没露出享受的表情反而苦笑着掩住了脸。
“拜托,饶了我吧。”
“有什么关系,反正是你付账~。”少女用令人意外的轻浮口吻如此答道,然后随手揽过身旁的女性。
面对如此的恶意作弄男人显然无法招架,“请饶了我吧。殿下实在是和传言相差甚远,再这样下去我就要被这店里的酒客用视线戳成筛子了。”
看着苦不堪言的男人少女满意的笑出声来,然后把身旁女子调好的酒从桌上推了过去。
“喝吧。”
“那么请问拜托您的事情……”男人并没有接过酒,反而谨慎小心的询问道。
“制造了连续凶杀案还需要别人帮忙善后的人就不要在这里挑三拣四的谈条件。”少女的情绪变化极为迅速,声音中立刻充满了不快。
“我理解您的心情,不过按照避世训诫的话,还请您能提供帮助。”男人并不担心会有第三个人会听懂,继续用异族的语言持续着交流。是的,这是他们一族所独有的语言,而没有任何人类是有可能会听懂再举报给警察的。“毕竟我们是VAMPIRE,所谓的吸血鬼一族。您也不想让一个吸血鬼暴露在公众面前吧?”
“何况我也没违背族规大量虐杀,只不过比较迷恋尸体把所有的都囤积在公寓里而已。察觉到异味的邻居却大惊小怪报了警。”男人不当一回事的耸了耸肩膀。
少女不甘心的咬了咬嘴唇,“真没办法,谁让你是在我的领地出事的。”他愣愣的出神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像认栽了一样重重的叹了口气,“喝了酒吧。喝了酒我们的契约就交换了。”
少女直视着男人的双眼,第一次叫道他的名字。“帕科斯特•特拉扬•伯塞斯库。”
“弗拉•S•库拉”男人回应念道对方告诉自己的全名。然后,“契约成立。”

男人离开好一会儿之后少女依然紧闭着双目倚靠在沙发上,表情略有些痛苦。如果有人够细心的话会发现她薄纱下的手臂正悄悄的被色的藤蔓所覆盖。这不是什么修饰的辞藻,如蜿蜒伸展的枝条的色线条像彩绘般缠紧了少女纤细的左臂。
正在酒客们蠢蠢欲动想上前搭讪提供帮助的时候,一个年轻人不客气的占据了少女对面的位置。店里嘈杂的人声在青年稳稳坐在沙发的同时传来了相当大的叹息声。
“我能为你提供帮助吗?”青年完全不在意周遭的反应,用血族所特有的语言微笑问道。
原本在闭目养神的少女警的坐了起来眯眼打量着对方。
这是一个在炎热的夏夜依然穿着一身扎眼的红色皮革,甚至连一头长发都是红色的青年,该说是品味独特呢,还是完全没常识可言呢。意外的是,在这糟糕的品味之下,却长着一张贵公子的脸,反而顺理成章的可以解释成不谱世事的贵族青年。
“我叫雷特。”发现少女在打量自己后,青年立刻殷勤热情的告之自己的名字。“小姐就是库拉家的公主,休洁蕾拉殿下吧。”
“……你认识我?”少女一副对对方的名字完全不感兴趣的样子冷冷发问道。
“既然姓库拉又有权利代理现任当家公爵殿下行使庇护法则,我想只有公爵的儿子斯利尔和休洁蕾拉殿下了吧。毕竟所谓的庇护法则,即是对身处该领域有可能会暴露身份于人类面前的同类施予援手,间接进行自我保护的一种契约行为,我想普通的吸血鬼是没有力量能做到的。何况我刚刚听到了呢,交换契约的名字确实是库拉,擅自代用叔父大人的名字可不好哟,公主殿下。”年轻人暧昧的伸出手,欲图能接触到对方的身体。“毕竟像公主殿下这种纤细的女性……”
“你到底是谁?居然连…父……都见到过…?”少女惊觉自己说漏了嘴,连忙急刹车到。
“代他人签收契约可是重罪哟,不过公主殿下放心,我是个值得信赖的人。相信您经过和我一个晚上的相处就会明白我的可靠之处……”
可惜少女已经无心听他倾诉,他恶狠狠的在站起身的同时踩了这个喋喋不休推销自己的青年一脚,随即怒气冲冲的推门而出,只留下重重的关门声给这个碰了一鼻子灰的倒霉家伙。
“哎呀哎呀,还真是脾气暴躁呢。”青年露出感兴趣的微笑,摸了摸自己的鼻尖。

【又是万恶的待续】

现代人压力大

看看日志,一个乐观主义者活生生在向悲观主义者发展
我本来就是个平和的家里蹲派
非要装作有为青年自找麻烦
让我打个包裹回马尔塞克斯星结婚........囧.


=================================================
要淡定!!!!!
明天考完试就可以调戏参谋了!!!!!中井叔我来了!!!!!哦哦哦哦!!!!(打气ING

好久没正经写日志了

この記事はブロとも、もしくはパスワードを知っている方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パスワード入力
ブロとも申請
世界的XXX....是也!

菊一文

Author:菊一文
きく ひとふみ

求团购幼龙崽!二手转卖也可商议,具体请戳记我的脑电波频段!!

XYZ留言板
国王的驴耳朵
穿靴子的猫旅馆
被遗忘的地下室
糟糕时空门
奶酪状珠穆朗玛蜂
要做好朋友哦!@_@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踊跃大搜查线
如果电话亭